uuuuuu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24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11在这里     12在这里     13在这里        14在这里       15在这里     

16在这里        17在这里     18在这里      19在这里      20在这里    

21在这里     22在这里     23在这里

 

 

 

24

 

那人的手指插入叶修的发丝中,顺着头发的生长方向抚摸着,一下,又一下。

 

叶修隐隐发觉不对劲,虽然非易感期的Alpha不刻意释放信息素时气息并不明显,但作为Omega还是能感觉到不同Alpha之间的差异,况且老韩压根不是感性敏感的人设,对情情爱爱这种事更加简单直白,哪里会做出默默地摸他头发这种事……他睁开眼睛,看清身边的人。

 

“陶董?”叶修下意识地推开他的手,“你为什么会在。”


“你生病了,我来看你。”陶轩收回手,坐到陪护的床上拉开距离,“看你睡得很香就不好吵醒你了。”


叶修坐起身,看见对方拿来的百合花和水果礼盒,“不用客气,我快好了,准备过几天出院就回公司。”

 

“不急。”陶轩看到床头的POCKY硬中华,“不介意我抽一根吧。”


叶修心想果然老烟枪也会上当,拿去给他,“随意。“


陶轩拿在手中,哑然失笑,“原来是饼干。”


“老韩让人做的,哄小孩子的东西。”叶修笑。

 

陶轩放下POCKY盒子,“有这么好笑吗。”


叶修装作听不懂,“生活嘛,多开心点。”

 

“你讲到他的时候,这么开心吗。”陶轩却没有被他糊弄过去,他直白地问:“他可以,我就不行吗?”

 

叶修低头玩着POCKY盒子,“呵呵,别说这些。“


陶轩看着他,口气并不温柔地说:“有些东西我没办法给你,能给的我都给了。”


叶修抬起眼睛看他,“我的职位是靠努力来的,并不是谁给的。”

 

陶轩反而笑了,叶修又说:“难道你觉得我到现在是靠O身份和您的施舍?”他的笑容一扫而空。

 

“你很自信,”陶轩停顿了一下,“你知道我最喜欢这样的你。”

 

叶修摇头,“有些事不能勉强。”


“我在想,要是当初勉强了,就好了。”

 

“一个A一辈子能标记很多个O,而一个O只能一辈子被一个A标记,陶董您早就有太太了,在认识我之前就有过标记的O了,说这些有什么意思。”叶修抽了一根POCKY含在嘴里,“我觉得没意思,您一定也这么觉得。”


“我以前是这样想,但我真的从别人口中得知你和别的Alpha结婚时,”他望着叶修,“我就后悔了。”


 

叶修无语,很多话他可以装傻当听不出,可是这么直接对他说,最难应付。

 

“坦白说,跟陶董没关系,我和谁结婚是我的私人问题,这件事我以后也不想再说。”他索性也直接回答。

 

陶轩点了点头,他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纸,“那说公事。”

 

叶修看向他,“什么意思。”


“有人实名向我举报你有侵占公司财产问题,我选择相信你,把这件事压下去,”陶轩说道:“你现在身体不舒服住院,我希望你趁这个机会想想清楚,这段时间会有人顶替你的工作。”


叶修坦然道:“这是对我的惩罚吗,我随时欢迎有人对我的经济问题进行审计,您在偏听一面之词之前难道……”


“经济问题我相信你,”陶轩打断他的话:“但这是一个信号,嘉世里有中层以上的人员对你信任缺失,不能服从你的领导,你在反驳经济问题之前难道不能反省自己?”


叶修直接摇头,“我不可能做到每个人都满意,而且我认为嘉世这么多年来的盈利报表足以说明我能够担当现在的职位。”


“一个成功的企业不能只靠一个人,而是一个团队,你或许赚钱很有一套,但带领一个团队还不够成熟,如果有人一直不听从你,有不止一个人不听从你,你的工作将如何往下开展,更不要说将嘉世做大做强,这就是我想跟你说的公事。”陶轩站起身。

 

叶修抬头望着他,他是个二十七岁的成年男人,有自己明辨是非的能力,哪怕他知道这些全是借口,但如此冠冕堂皇的借口之下,他又能说得了什么。可他还是忍不住反驳:“这是公事吗,完全不带着私人情绪的公事吗。”

 

“如果你不服从我的命令,我们也将不是一个团队,”陶轩盖住叶修的肩,“这次邱非的事,安全生产出现问题可大可小,负责人隐患没有及时排除,是你失职,邱非的伤势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件事的性质恶劣,如果我因此停掉你的职务,你也无话可说。

 

叶修的确无话可说,他是个能言善辩的人,但他从来没有想过要拿来用在认识十多年的人这里。


“你跟谁结婚是你的私人问题,但你身居高位难免不会出现泄露嘉世商业机密的事,如果你结婚之前肯跟我商量,做出权衡,事情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陶轩弯下腰,捏住叶修的下颌,“你想想看,是不是应该先由我同意。”

 

A的信息素悄无声息地侵占了整间病房,像扼住他颈项的蛇。

 

陶轩的手慢慢地滑下去,抚过叶修的颈项,手臂,滑向他的腹部。

 

“我不能得到的东西,”他靠近了叶修的耳朵,“其他人也休想得到……”


*

韩文清停好飞机回到病房,叶修正在吃他的早餐,见他进门就问,“大早上的,去健身了?”

 

“没有,停飞机去了。”韩文清到他身边,“包子稀饭够清淡的,你想吃什么告诉我,我去买……”他抽抽鼻子,“有人来过?”

 

叶修看头顶的换气扇,“我都通风这么长时间还能闻出来啊。”


“Alpha?”韩文清问:“谁来过,你还认识别的Alpha?”

 

“同事,来探病的,哥人缘好吧。”叶修指扔进垃圾桶里的百合花,转移话题,“你说你什么鼻子,花香闻不到,Alpha倒是敏感,你是Omega吗。”


“这个问题你都有疑问看来我的确对你的深入还不够。”韩文清坐到叶修身后搂住他,“不过人家来探望你的病,你把花丢了,不礼貌吧。”


“我不喜欢花,过敏。”叶修随口说道:“一会丢掉。”


韩文清揉他的头发,“不喜欢花,还是不喜欢送花的人?”


“噫,你想太多。”叶修回头看他。

 

韩文清笑,“别当你老公傻。”


“不是当,是本来就,你自己承认过的。”


“……好吧,不傻怎么找你,说说看,来探病的同事哪里招惹你了。”


“嗯,都是公事,配合地不好。”叶修边想边说:“如果你遇到董事会反对你的意见,你会怎么办。”

 

“坚持自己的意见,如果确定是对霸图有利。”韩文清认真地回答。

 

叶修笑,继续吃包子。

 

“遇到难题了?”韩文清搂着他的肩,“你什么都可以告诉我,坦白就好。”


跟你说,怕你脑洞太大,叶修想,你会相信一个Omega对一个认识很多年的成熟Alpha毫无感觉吗,再说总归是公司内部事务。

 

韩文清又说:“不过我的情况可能和你有点不同,霸图董事会肯定支持我,因为我爸妈就是大股东,他们都很相信我。”


叶修上下打量他,“家族企业啊。”

 

“我能做到这个职务完全靠自己本事,”韩文清给自己打补丁,“你不要用这种鄙视纨绔子弟的眼光看我!”

 

“没有啊,”叶修说:“完全是你心有所想,才会觉得他人眼光如你所想。”


“我去,你能不能别用这种挖苦的口气,我从来不跟别人说我家里人,都告诉你了你还鄙视我。”

 

“没有啊,你在心虚什么。”


“叶氏嘲讽别以为我听不出来。”韩文清把叶修的餐盘拿下来,圈他在怀里,“不开玩笑了,说正经的,我跟我家人说了结婚的事,你猜他们怎么说。”


叶修嗯一声,“反正是对霸图有利的事,你肯定继续坚持你的意见,不会管他们怎么说。”


“那倒是,我家人说我糊涂。”

 

“啊?”叶修愣住了。

 

韩总裁这次觉得自己得逞了,把没心没肺的叶总裁也搞懵比了吧。

 

叶修慢慢地说:“……的确,是糊涂了,没有仔细考虑,还有其他的人。”

 

韩文清拍他的头,“糊涂什么,有人肯跟你结婚,偷着乐吧。”又说:“我家人是说,怎么不早跟他们说,都怀孕了才急急忙忙结婚,太不像话了,应该让他们早做准备,还说怎么领证之后也不给他们看看,还不办酒席,太亏待你了,说我这件事做得毫无计划太糊涂,那你说说看,什么时候有时间跟我回Q市正式见家长办酒,我知道叶总裁也很忙。”


叶修心里自嘲,总裁?呵呵。

 

“其实最近都很闲。”他开口道:“不过我不想让有些人那么顺心,你等等我。”


韩文清点头,“当然是等你有时间。”


叶修又说:“还有邱非,我至少要等他出院,他平安无事我才放心。”


韩文清也点头,“他的事我听小苏说了,我也要当面感谢他。”


“你这张脸会把病人吓到。”

 

“连你都吓不到,连小老虎都吓不到。”

 

“他还毫无感觉呢,一坨肉。”叶修把自己的病服撩起来,“都不太看得出来,还指望他被吓到啊?”


他很瘦,肚子微微地隆起,倒像是因为坐姿造成的,韩文清蹲在床边伸手摸,“你说没有我都相信……”


“我也不大信,”叶修边想边说:“有没有可能第一次诊断的医生就搞错了,我毫无感觉,想吐很可能还是消化道问题嘛。”


“你别吓我,”韩文清抬头看他,“都奉子成婚了告诉我没有?!”


“没有就好了。”叶修把衣服放下来,叹气。

 

“没有我们还结什么婚。”韩文清顺势把他扑倒,“没有也得让他有,嗯?”


他低下头,亲吻在叶修的唇上。

 

叶修笑了一下,钩住韩文清的脖子,两人在病床上拥吻,换气扇大开,其他不相干的气味早已烟消云散。

 

空气中有芬芳的花的味道,信息素融合的情欲气息,还有恋爱中的甜。

 

韩文清的手穿在叶修的腰下,紧紧地搂住他,他松开叶修的嘴唇,鼻尖抵在一起,仍然靠得极近,因此说话也不用很大声音,很自然的轻声私语着,“说真的,什么时候跟我去Q市,工作上烦心的事放一放,不想上班了我养你,想上班了我在霸图给你安排最好的职位,我也不想和你分开。”

 

叶修抬起眼睛,这样近的距离下,他的睫毛根根分明,他看着韩文清,说话的语气里也混入了Omega的香气,变得柔软而娇气,“这个时候还不忘挖嘉世的墙脚呢……”


他主动送上嘴唇,不想再听对方再说这些事——他想要靠自己证明一切可控,他靠自己什么都能拿到,而不是这个Alpha。

 

还有那些事——所谓多年的信任原来不过是一句空话,在另一个Alpha看来,能赚钱的未必是最好的,最好的必定是最好操纵的。

 

【不可能。】叶修又在心里回答了一遍。

 

他闭上眼睛接受着这个Alpha的亲吻,心里却在嘲笑另一个Alpha刚才那张失控的脸——陶轩被他打开盖在腹部的手,他的表情在最初的失落之后是克制不住的恼怒:【你会后悔。】

 

【我决定的事,从来不后悔。】

 

 

 

评论(118)

热度(1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