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uuuu

【韩叶ABO】自己撩的Alpha自己受着吧23

ABO生子,奉子成婚,先婚后爱

1在这里    2在这里      3在这里      4在这里     5在这里     6在这里     7在这里       8在这里       9在这里    10在这里       11在这里     12在这里     13在这里        14在这里       15在这里      16在这里        17在这里     18在这里      19在这里      20在这里    21在这里     22在这里



23

又走了二十分钟,叶总裁挺瘦可总归是个成年男人,韩总裁就算是个强力Alpha绕着医院走了一大圈也扛不住了,“喂,你在耍我吗!”


“怎么,抱不动了?”叶总裁用眼角看人,“刚才不是很豪爽地说,‘我乐意’,现在就不行了?”


韩总裁现在确定自己老婆是故意的了,“什么恶趣味!”


“成全你的恶趣味。”叶总裁含笑不语。


韩总裁不想认输,但是手臂很酸,他已经抱了半个小时了,但不能认输,不然他就得逞了。


“算了,拐个弯就是电梯。”叶修看到韩文清额头上都出汗了,玩笑开到这里吧,即使嘲讽也点到即止。


韩文清抱他过去,叶修伸手摁电梯,电梯很快到了,总算到了病房。


“睡觉吧。”韩文清把叶修平放在床上,“这下开心了吧,耍到我。”


“开心。”叶修表情认真,“特别开心。”


韩文清在他身边坐下来,“那就好。”


这本来是一句简单的话,但太过于直球以至于两人一时都不好意思起来,单人病房里就他们两个人,还坐在床上,以至于不发生什么都对不起这个环境。


“你为什么会突然过来,”机智的叶总裁想到话来打破这个局面,“一定是沐橙告诉你我住院了,哎,她真多管闲事,我没那么严重。”


“她说的相当严重,我本来在加班,新杰来找我,”韩文清停顿了一下,“不说了,你辛苦,我懂。”


叶修撇嘴,“你懂什么,又不在你身上。”


“所以你怎么折腾我,都认了。”


“哦,原来韩总是觉得内心亏欠啊,那我可要好好想想要什么了。”叶修托着下巴。


韩文清撩他的刘海,“我劝你别得寸进尺,结婚附加协议第一条就是私人情绪不能带入工作中。”


“我去,我就知道韩总念念不忘霸图的事业,生怕我要求股份啊投资比之类的吧!”


“叶总事业脑,不得不防。”


“这次没那么事业脑,”叶修看韩文清,“我就是想抽烟。”


韩文清看叶修,对方真诚的双眼让他心里升起近乎怜惜的错觉。


“真的想?”韩总裁发话。


叶总裁点头,“我忍好久了,今天真的想要。”


“你先告诉我为什么今天想要。”韩文清拉住他的手,“你有心事。”


“……”叶修想了想,“你说的对,但我不想说,因为我能处理。”


“好,我信你有这个实力,不过说出来能轻松点。”


叶修心想我看到你就很轻松了,嘴上却说:“给我一根烟,我就轻松了。”


韩文清靠近他,“真的这么想要?”


叶修被他逼得后退,本来就是床上,一后退就倒下来了,成了标准的上下对视的姿势,叶总裁心脏狂跳,眼睛瞪着压上来的韩总裁。


“想要就给你。”韩文清拿出一盒烟,抵在叶修嘴唇上。


叶修喜出望外,一把抢过来。


韩文清还在说:“POCKY公司的人跟我很熟,特别定制,外表看一模一样,你这种老烟枪不撕开盒子都分不出。”


叶修已经撕开盒子看到了,能把POCKY盒子完全做成硬中华完全体形态,服不服?


叶总裁怒摔POCKY盒,欺人太甚!


“别生气,对身体不好。”韩总裁捡起来,拿出一根POCKY递给叶修——牛奶味加粗,以假乱真的品质啊,韩总裁有心了,“吃吗?”


叶修当然不吃,士可杀不可辱。


韩文清自己吃,边吃边说:“这不味道挺好,为什么不吃。”他又想起了什么,“还有重要的配件没给你,是我ZIPPO的朋友做的。”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打火机给叶修,“好像是哪一年的限量版,他改造过,我不抽烟不大懂,样子好看,送你。”


ZIPPO银光闪闪,钢壳沉甸甸的,磨砂手感极好,浮雕的花纹低调奢华,叶修冷笑,大拇指推开盖子,打火。


一小朵花从出火口冒出来,不是火花,是小红花,真TM和他想的差不多呢。


“好看吧。”韩文清把POCKY叼在嘴里,装样子过去借火,“像真的抽烟一样,有烟有火。”


叶修觉得这个男人嘴上嘲讽能力有限但他的嘲讽技能全实体化了。


韩文清继续把POCKY吃完,“我问过心理医生,很多人戒烟困难就是因为他们习惯了烟的样子、手感和含在嘴里的感觉,看,这次完美解决了你想要抽烟的问题。”


叶修倒回床上,“你走。”


韩文清躺倒在他身边,“不走,我向自己请了三天假。”


Alpha信息素的气味充盈在身周,叶修感到那干燥温暖的气息让他的身体暖意融融,他回过头看他,却没说话。


韩文清看他,“有什么想说的就跟我说,不想说就睡觉。”


叶修点点他的肩,“这床这么小,你挤过来我还怎么睡。”


两人的头枕在一个枕头上,身体睡在一张单人病床上,的确太挤了,如果不是搂抱的姿势,会非常别扭。


Omega香甜的信息素让Alpha心浮气躁,但是……“你怎么弄得这么虚,”韩文清说:“这下真的不能碰你了。”他站起身,“我上个洗手间。”


叶修伸手一把抓住,“啧啧啧,这么快就硬了,你定力又退步了。”


韩文清顺手抓住他的手,“但如果你还直白地勾引一个Alpha,后果自负吧。”


叶修才不怕他霸道总裁嘴脸,“哦,那你来,哥躺平了。”


韩文清只有拿他没辙,摇摇头去洗手间,自己解决。


“老韩,你听得见吗,”叶修躺在床上跟他聊天,“这段时间发生挺多事,有的人真是认识很多年也知人知面不知心,以前我觉得只要自己无愧于心,尽力就好,但别人很可能并不相信……嗯,我这段时间也老想一句古话,近君子远小人,我心坦荡不想与人多计较,可是真的踏到底线,我绝对让他自食其果……”


韩文清听着他的声音,那简直是对他而言最好的催化剂,以前怎么没发现叶修声音性感到这种地步,清朗流畅的声线里带着不易觉察的温柔,在这宁静的夜里听起来分明就是诱惑,他靠在洗手间墙壁上,尽快地将自己释放出来。


叶修说了一会,觉得口渴,他掀开被子下床,正好韩文清走出来。


“弄好了?”叶修回头看他一眼,“这么快,你果然不大行呢。”


韩文清不说话,默默走到他身后,叶修准备睡了,脱了外套,只穿着宽敞的病服,蓝白的颜色清淡,衬得他肤色白而浅淡,平时那么嘲讽此时竟显得脱俗起来,叶修正低头倒水,略长了点的后发扫在雪白的后颈上,他低着头,病服领口露出一大片肩膀,苍白,又消瘦,衣袖偏长,罩住了他的大半个手背,只露出修长白皙的手指——他的手非常漂亮,堪称艺术品——他转过身,正在喝水,纸杯挡住了他的半张脸,只露出了一双明亮而柔和的眼睛,正望着他。


韩文清伸手把他的杯子推开。


叶修莫名其妙:“干嘛……”


他的话没有说完,韩文清控住他的脸颊,低头吻在他的唇上。


病房安静,叶修的手还扣着纸杯,杯中的水面摇晃着,一如躁动不安的心。


叶修没料到这一步的发展,他愣住了,韩文清亲吻着他,进一步地搂住他的腰,加深了这个亲吻。


他的舌头探入叶修的口中,放肆地搅动着,骤然放大的A信息素充斥在密不可分的距离中,叶修透不过气,却仍分心在想这个A是不是在挑衅,但感觉不坏,他闭上眼睛默许着,也开始回应。


韩文清却没有吻他很久,他松开手,主动推开叶修,“不行了……”


叶修故意撩他,“哪里不行,我看你行得很。”都是男人,对方身体抵着他的时候,某些部位的变化简直在耍流氓!


韩文清无奈,“你少说两句话行么,我刚才白撸了。”说着只好再去洗手间,走两步又回头,“诶?我有反应我不信你没有。”


他一把把叶修抱起来,“让我看看。”Omega的反应很明显,什么叫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他们两个早就很了解了,但是能自己已经败了还能若无其事地先嘲笑别人,也只有叶总裁干得出来。


两人亲亲热热地调笑一番,都不敢太越界,都住院了再性致大发,除非小老虎不想要了。


最后韩总裁还得自己去洗手间解决,边撸边想我这顺序是不是颠倒了,这好像还是头一次接吻,一般来说不应该先接吻再结婚再上床,顺序不对啊!


*

恒温恒湿的医院病房中很容易让人忘记时间,韩文清醒来时看了一眼手表,已经早上八点多了,平时他决没有这么迟起床,叶修还睡在病床上,侧睡的时候脸全陷在枕头里,头发软软地耷拉下来,看上去特别乖——特别假,韩总裁知道这人是一个怎样的人,优点少,比如还算聪明,但是用在算计霸图和挣钱上,比如还算长得可以,但是一开口再好看也架不住,比如还算仗义,但是做竞争对手根本是太糟糕了;缺点多,毒舌,嘲讽,没节操,爱抽烟,熬夜睡懒觉,还出去嫖出去约炮还是个老手……韩文清坐在加护的小床上以嫌弃的眼光打量着还睡着的叶修,从头到脚,从脚到头,无论怎么挑剔还是看不够,看来真的是眼神不好,张佳乐说的没错。


眼光也不行,老孙也是这么想。


韩文清还在反思,突然听到有人在窗外喊:“谁TM乱停飞机!”


韩文清猛地想起昨晚把直升机丢草坪上就抱着叶修回房了,这下真是闹大了,他赶快穿上外套跑出病房。


下了住院楼才发现昨晚下飞机的地方明明就在楼下,三分钟就能找到电梯的地方,叶修愣是让他抱了三十分钟,这人太恶劣了吧,还是说太喜欢自己抱他了?


不会,他不可能依赖自己,那可是说一句还三句虽然是个Omega却比Alpha还独立的叶修啊!


他很快到达草坪,医院保安都围在直升机指指点点,“乱停飞机,罚款!”“停在院子里就跑了,叫警车拖走!”“一看就是炫富装逼的!”“交警管不到的地方就TM乱停,什么人干的!”


韩文清咳嗽一声,“我。”


几个保安过回头,Alpha身材魁梧高大,逆光看不清表情,但那张脸绝对放儿科吓哭小朋友的水平!


“……”现场有一分钟的沉默,一分钟之后,一个保安弱弱地说:“麻烦你,开走它,可以吗?”


韩文清很不好意思,“我马上移走。”


他跨上飞机,发动起来,螺旋桨挥动起巨大的风,草坪上杂草飞舞,很快升空。


*

昨晚睡得迟,怀孕的身体难免懒得动,叶修睡着正香,半梦半醒间感到有人靠近自己,他懒洋洋地不想起床,含糊地说:“……嗯,你醒了?”


那人没说话,在他身边坐下来,床微微地塌一点下去,能感觉到。


叶修低笑一声,闭着眼睛说:“别吵……好困……”


他迷迷糊糊的,感到那人正抚摸着自己的头发,还以为是老韩,就一动不动地由着他轻抚。




评论(106)

热度(1469)